头部

“霸占”共享汽车,两男子被判三年六个月
来源:区司法局 发表日期:2021-10-29 15:48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案情简介】

  变“共享”为“独享”,武汉男子陶某某、朱某因合谋盗窃共享汽车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据悉,这是武汉市首例盗窃共享汽车案  

  【调查与处理】

2018年5月4日,陶某某和朱某在武昌区付家坡客运站附近的共享汽车租赁点,通过手机APP租赁了武汉运营公司的一辆野马牌共享汽车。随后,两人驾驶该车到武昌区团结大道一停车场附近办理了还车手续。为了获得一辆“不花钱”的共享汽车,两人在还车后采取剪断车钥匙保险绳,拆除车机、GPS,涂改车牌,撕毁车身共享汽车标志等方式将该车辆盗走。

  2018年5月7日,公安机关接到运营公司员工报警称,一辆共享汽车失去监控,极有可能被盗,运营公司经过反复寻找,发现该车辆停留在青山区车站街小区马路边。接警后,民警迅速赶至现场,将车内男子朱某控制。后经网上追逃,同年8月14日,陶某某被抓获归案,被盗汽车亦被追回并发还给运营公司。经鉴定,该车辆价值13万余元。

  2019年5月27日,经武昌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陶某某、朱某涉嫌盗窃罪一案开庭审理,两人均当庭自愿认罪。最终,陶某某、朱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

 【法律分析】

  (一)陶某某、朱某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是否构成盗窃罪

盗窃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公私财物的行为。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以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为起点。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构成盗窃罪的重要要件之一是当事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对于这一点被告辩护律师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辩护。第一,其当庭询问被告人是否想过要将该车据为己有,被告说自己从未有过这种想法,因此,辩护人认为这可以反映行为人主观上只是为了使用车辆,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第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偷开机动车,导致车辆丢失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本案中被告行为属于偷开机动车,且并未造成车辆丢失,不应以盗窃罪定罪。第三,被告人破坏 GPS 很有可能是为了控制点火系统发动车辆,并非是使车辆脱离原所有人控制。

法院在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时,并不是只依据其供述判断,而是结合案件具体事实、当事人行为等综合考量,以行为人客观上的主观目的加以判定。被告人将涉案车辆定位系统破坏的行为直接导致该车脱离原所有公司之控制,可见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对非法窃取并占为己有的财物,随后又将其毁弃、赠予他人或者又被他人非法占有的,系案犯对财物的处理问题,改变不了其非法侵犯财产所有权的性质,不影响盗窃罪的成立。

(二)构成盗窃罪,盗窃数额是按共享汽车的交换价值还是使用价值认定

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认为,涉案车辆在案发后并没有毁损,被告人的获利和运营公司的损失均为修理费及被告本应支付的使用租金,按照车辆本身交换价值认定盗窃金额会导致量刑过重,违反盗窃罪的同一性。其实,现行司法解释中所规定“偷开车辆”的行为,其前提是行为人对车辆不具有或无法判断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本案中,陶某某、朱某二人破坏车辆定位系统等行为已明显反映出其非法占有之目的,从撬开车门到破坏车辆GPS,已经实现盗窃既遂,盗窃财物即为涉案车辆本身而非其使用权,盗窃数额自然也应按照车辆本身的交换价值加以认定。

典型意义

   随着共享经济的流行,共享汽车开始出现在大街小巷,然而一些人却开始钻共享经济的漏洞,企图免费开着共享汽车上路。本案中,陶某某、朱某通过拆卸设备、改变外观的方式,使得运营公司失去了对车辆的监控,也使车辆失去了用于“共享”的目的,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私密窃取他人财物的行为。因此该案具有以下典型意义:

第一,为偷盗共享汽车的行为提供刑法实践,完善刑法理论在本领域的适用。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共享自行车、共享汽车在人们生活中越来越常见,成为了很多人出行的选择,无奈国民素质仍有待提高,偷开共享自行车、共享汽车的行为并不少见,已然成为了新的社会问题。就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而言,针对破坏、盗用共享交通工具,如果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如果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虽然对盗用汽车的案件应当如何处理这一问题一直是目前在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的问题,但根据案件情况仍然有可能构成刑法上的盗窃罪。例如该案,鉴于各种案件的客观情况被告人的非法占有目的显而易见,构成盗窃罪并无大的争议。也即,我国刑法当前主要通过盗窃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定性惩罚破坏、盗用共享交通工具的行为。

第二,为共享商品的安全问题注入司法保障,促进共享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无论共享单车还是共享电动车,都“名花有主”,是企业投入的运营设备,人们“共享”的也仅仅是车辆的付费使用权,将企业投放和拥有权属的“共享产品”占为己有供自己“专用”,显然属于盗窃行为。法院的判决具有普遍的警示意义,为共享经济型企业挽回损失,并且有利于企业开展正常经营活动,为投资者打了一剂“强心针”。

  第三,为民众树立正确理性的共享消费理念,营造文明和谐的共享消费环境共享经济的推广与发展,体现了绿色共享、生态保护的发展战略。共享汽车为出行提供了一定的便利,但共享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每个人的自觉,任何形式的盗窃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此案能引导民众树立正确、理性的共享消费理念要做一个知法、懂法、守法的公民,不可因为以为偷用只是占为己用而非占为己有,不会构成盗窃罪而放纵自己的行为。


通用底部